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意甲 >

我效力了19年的球队死了,但我还想救活它

2021-09-23 17:06 浏览:

2021年的8月,一个42岁的男人几乎每天都在往返于维罗纳和威尼斯之间。不断拜访各界名流,和各行各业的企业家开会,还要和球迷团体一起上街宣传。直到24日,他带着厚厚一叠资料再次走进了威尼托大区足协的办公楼。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来注册一家新俱乐部,名字叫做——切沃1929。”

这个男人是佩利西耶,意甲老球迷们肯定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而他注册这家俱乐部,是在第二次尝试救回自己效力过19年的那支球队。

我效力了19年的球队死了,但我还想救活它


虽然很多球迷都听说过切沃这个名字,但很多人并不了解这是一家多么“微型”的俱乐部。

它坐落在意大利北部阿迪杰河畔的一座历史名城:维罗纳。我们都知道这里是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故事发生的地方,两个分别来自凯普莱特和蒙太古家族的年轻人谱写了文学作品里最著名的悲剧之一。

这座城市也有两家足球俱乐部,一家以城市命名叫做维罗纳,另一家取自城区划分得名切沃。就像所有的同城德比一样,两队的球迷也势同水火,但俱乐部之间的实力对比并不像莎翁作品里那么均衡。

因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切沃在维罗纳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我效力了19年的球队死了,但我还想救活它


1929年,一群维罗纳球迷对主队的成绩不满,聚在一块儿成立了新的俱乐部,也就是后来的切沃。俱乐部成立的非常随意,接下来的发展也随心所欲。接近50年的时间,他们始终在地区联赛里晃悠,说穿了就是球员们平时各自上班、周末聚一起踢踢球的业余俱乐部。

直到1975年,切沃才在商人路易吉-坎佩德利的资助下拿到了地区联赛冠军,并且通过财政审查摸到了意大利职业联赛体系的门槛。虽然意丁在当时只是第5级别联赛,但对切沃来说也算是历史性的一次飞跃。

切沃也真的迈上了新台阶。1986年,他们升入了意丙二;1989年,再进一步来到了意丙一。

不过1992年,路易吉-坎佩德利去世,俱乐部交到了儿子卢卡-坎佩德利的手上。那时小坎佩德利才刚满23周岁,就成为了意大利职业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我效力了19年的球队死了,但我还想救活它


(小坎佩德利)

年轻气盛的小坎佩德利踌躇满志,放出“狂言”要带领切沃升入意大利足球的最高殿堂——意甲。

同城死敌维罗纳的球迷听到这种大话几乎立刻笑了出来,毕竟他们的主队作为这座城市的老大哥也不过只是在意乙踢球。于是,这些更加人多势众的球迷编出了一首歌,说“切沃能升级就像驴子也能飞上天”。这句当地谚语就像英语里的“如果猪会飞”一样,专门用来嘲笑不切实际的梦想。

很快,飞驴(mussi volanti)变成了整座城市对切沃的代称,言语里都是嬉笑和嘲讽。

但我们都知道,这种事情往往都是为最后的打脸插旗。1994年,切沃在主教练马莱萨尼的带领下冲入意乙,维罗纳球迷渐渐开始笑不出来。2001年,德尔内里又带领球队拿下意乙第三,真的杀入了意甲。

这是意大利足球金字塔建立以来,第一次有俱乐部从职业体系最底层的意丁一路杀到塔尖。驴子真的飞上了天。

我效力了19年的球队死了,但我还想救活它


“飞驴”就这样从对手蔑称变成了官方昵称,但他们不可思议的神话才刚刚开始。

首个意甲赛季,人们都以为切沃是降级热门,可他们敢打敢拼拿下第5冲进了欧战。接下来数年稳定在中游偏上,2006年还因为电话门事件递补拿到了欧冠资格赛的入场券。

不幸的是,那个赛季他们折戟欧冠资格赛,失去了创造更大奇迹和迈入经济巅峰的机会。士气还受到严重影响屡战屡败,最后以倒数第三跌落意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