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CBA >

经鉴定!韩国“篮球总统”的儿子,外强中干

2021-09-23 17:02 浏览:

说起韩国男篮,在球场给中国制造了麻烦并与中国结怨最多,毫无疑问是许载。

不过,今日的话题不是徐章勋也不是许载,而是第2届KBL杯总决赛——只是这项新赛事,多多少少与许载是有关系的。

本届杯赛已于9月18日结束,总决赛首尔骑士以90:82击败对手夺得了总冠军;败者是原州渡船——该队3号球员兼后场首发的许雄,就是许载的2个篮球儿子之一。

今天我就带着大家来了解KBL杯的来龙去脉、新闻旧事,顺便聊聊许载和他的2个儿子是如何在韩国捯饬篮球的,并没有太集中的主题,但不代表这些闲散故事没有意义。

经鉴定!韩国“篮球总统”的儿子,外强中干

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类似,新冠疫情对KBL的打击同样是毁灭性的。

不过,KBL依然能逆疫情而创办了KBL杯还是可喜可贺,其初衷是预料疫情似乎不可能短时间平息,KBL的颓势不可能短时间得到遏制,不如先增加单赛季的场次以弥补损失——

疫情不解除,损失总是不可预料的,未雨绸缪是王道。

KBL总共10支球队,常规赛季每支球队和另外的9支各打6场,总共是54场,数量不算少,就是乏味——同样的对手反复循环打来打去,再精彩的对决也都是战术套路双方全然明了,更别说新鲜面孔了;

然后,10支球队有6支进入季后赛,这些常规赛已经对对碰了6次的老对手又要从1/4决赛打起(常规赛前2名的球队首轮轮空),剧情是如此的简单、枯燥,即使球迷们不烦队员们自己怕是也烦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韩国人口只有5,200万,而篮球的受欢迎度排在了棒球与足球的后面,有时候还不如女排和高尔夫,更关键的是自2011-2011赛季达到了鼎盛期后KBL实行的是闭关锁门,一时限制外援的薪资,一时限制外援的身高,乌烟瘴气,渐渐的很不受韩国国民待见了。

疫情给予KBL的则是最后一击,尤其是2019-2020赛季,顶着坚持到2020年3月24日不得不宣布赛季提前结束,首创了联赛24年历史双冠并列的咄咄怪现象:

其时,首尔骑士与原州渡船积分相同,联盟只好让他们共享总冠军奖杯。

首尔骑士的全称是首尔SK骑士,原州渡船的全称是原州DB渡船,中间的英文简称是赞助商名字的缩写,韩国体育媒体与中国类似,没有欧美媒体那样严格的避讳规则,报道此事的时候就称SK与DB并列,而刚刚结束的第2届KBL杯决赛则是SK与DB的对决。

从吸引现场球迷、提高收视率的角度,重量级对决总得有超级偶像领衔,于是,韩国媒体大张旗鼓的推出了——

许雄VS金善亨

这不,许载的大儿子开始代入剧情了。

经鉴定!韩国“篮球总统”的儿子,外强中干

先说说金善亨。

中国球迷对这位现年27岁的韩国男篮国手最深刻的记忆,应该是是2013男篮亚锦赛,中国与韩国同组,这位年轻气盛的后卫抢断得手后直捣黄龙并在易建联的防守面前完成了暴扣,之后的2014世界杯等大型国际赛事他依然是韩国男篮的中坚,至今正式未退出国家队。

此次KBL杯,身为骑士队长的他当仁不让收获了MVP,决赛数据是11分8助攻,并不出色,但末节贡献巨大,此外,半决赛他制造了单场30分的表现。

他的外援队友贾米尔·沃尼大杀四方,全场得到了20分12篮板,第2名外援里奥·威廉姆斯也有14分,韩国本土的崔俊勇和安永俊分别得到16分、10分,几乎所有的主力都是正常水准或超正常水准的发挥,中间稍有波折,但并没有给原州太多的机会。

队友们的发挥,当然离不了金善亨的通盘组织与策划。

经鉴定!韩国“篮球总统”的儿子,外强中干

再说许雄。

说许雄前,又得先说他的父亲许载——那可是韩国威风八面的大人物呢。

1990男篮世锦赛对阵埃及许载单场干掉了62分,创赛会纪录;而在国内,他同样是韩国篮球的象征,1997年KBL创办已是38岁高龄的他不仅披挂上阵甚至还捧回了MVP,之后的教练生涯同时辉煌,并且学习不止步,还远渡重洋去美国,在NCAA的大学球队当过助理教练。

鉴于此,韩国球迷、媒体及业界有时候称他为篮球九段,有时候称他为篮球皇帝。